爱黑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清洗 保养 入门
查看: 684|回复: 0

冬季钓不了鱼

[复制链接]
爱黑胶 发表于 2012-9-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illwang_5209667-0009_resize-embed.jpg

                                                             曲目:鳟鱼五重奏
                                                            专辑:Piano Quintet D667 / Piano Quartet D96
                                                            作曲:Franz Schubert
                                                             年代:1993年09月
                                                            厂牌:        Deutsche Grammophon

每年的三月份,是最难熬的季节,那时候北方山上的冰雪还没有消融,自然是钓不了鱼的,常常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呆呆的望着窗外,惆怅着北方季节的更替,想到夏日里暖暖的阳光洒满身上,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满天星斗银光荡,忽听鱼铃点点催”的夜钓时节。

       钓鱼是讲究“瘾”的,特别是初期,哪怕钓到了一条小鱼儿,尝到甜头,未免心痒,常常乐此不疲的拿着一把小鱼竿,一条条的往上拎,感觉鱼获颇多,周围的人围着你观看微笑,自然满足了收获的虚荣心。直到有一天偶尔一条傻傻的大鱼咬上了钩,经过一番“搏斗”,手里抓住那条沉甸甸的大鱼的时候,激动之余,才蓦然醒悟:哎呀!这要钓多少条小鱼儿才能赶得上啊!从此稳下心来,观察周围的钓鱼老者,虚心学习请教,直到能及时看漂、听铃、提竿收线、稳遛大鱼、收获到一条5斤以上的大鱼时候,才终于找到了姜太公稳坐钓鱼台的感觉。此番经历就如同咿呀学语到少时轻狂又到老来稳重一般,耐人寻味……
我在“少时轻狂”的时候,是曾经收获过一条大鱼的,那时候的碱水水库常常出现大青鱼,偶尔还听说出过30多斤以上的,那要经过怎样的一番搏斗?我这样想,哪怕是钓到一条10斤的,也满知足啊。到了周五,心早就痒痒了,骑上摩托车,早早的来到碱水水库,瞄好位置,打好鱼窝,海竿先撇,手杆后行,一切准备就绪,把头往石头上一靠,只待“愿者上钩”,可谁能想到竟那么快,五把海竿中的第二把“青云”竿“晃啷”一声,我顿时一惊,眼瞪溜圆,突然间铃声大作,竿头猛的一沉,竟然没能弹回来,我一把抄起海竿,使劲儿往后一拽,只看那鱼线“吱”的一声,陡然间穿水而出,再一使劲儿,竟然拽不动了,怎么?挂钩了?不像啊?突然鱼线又一下松开,直奔我而来,有鱼啊!我心扑扑的跳啊,绕线轮被摇得咔咔作响,这时候才感觉——大鱼来了。只见这鱼乱串一气,忽左忽右,忽沉忽轻,忽上忽下,那时心里就一个念头,说啥也不松线,一定要弓住竿身,说也快,那条鱼竟然很顺着劲儿很快就被我拽到了离岸边5米远的地方,我再一使劲儿,水里忽地翻起咕咕的大浪花儿,哎呀!真是一条大鱼啊,心里激动啊!一着急,手上的劲儿就大了,那鱼吃不住劲儿,哗啦一声穿出水面……这时候旁边的一位老头说:小伙儿,你慢点,别着急,多遛一会儿,这鱼不小啊!听了这话儿,我稍微稳了一稳,眼睛紧盯着鱼线的走向,越是往后拽,那鱼线越是有劲儿,甚至发出了呲呲的劈水声,可就是不见鱼头浮上来,这可怎么办?使劲怕脱钩,不使劲又怕挂钩,怎么弄上来啊?连抄鱼网都没有,哪里寻思能钓到如此大鱼。“我来抄,你往我网里拽,别让鱼头浮上来”,老头不慌不忙的拿来了他的抄鱼网,我使劲把竿头往他网里面拽,眼见白花花的鱼就要进网了,突然那鱼一使劲儿,从网前一个滚翻儿,再次串进水里,这回它把鱼线直直的拽到水底,鱼竿简直要被它压平了,“再来,它没劲儿了,拽起来”,老头的语气不容多想,我再一使劲,他把抄网一沉,猛地从水底向上一端,“哗”的一声,一条硕大鲤鱼应声沉入网底,再一看,抄网已经到了岸上,谢谢!谢谢!谢谢啊!唉呀!大鲤鱼啊!紧张啦!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钓上来的这条鲤鱼长近60公分,浑身溜圆,鱼鳞硕大,鱼嘴张开时,就如同小孩嘴儿一般,最好看的是它腹部呈现出了成年鲤鱼那金灿灿的黄色……“这条草鲤子少说也得12斤”,老头说。啊?草鲤子?“是啊,草鲤子是碱水里劲儿最大的,钓它最过瘾,今年还没出过这么大的草鲤子呢”,“小伙子,你今天能这么快钓一条大鱼,你得感谢你这个“窝”啊”,“在你这个位置之前,那个人打了一天的鱼窝,扔进去半袋子苞米粒,啥也没钓着,你就赶上来”,哈哈,“还是谢谢你吧,没你我今天说啥也弄不上来,你是老钓鱼的吧?”“谢啥啊!我也该回家了,我老金头你一打听就知道了”老头收拾东西,借着夕阳的余晖,骑上自行车消失在山上…….
          夜晚来临,我还在夜钓,水库的四周被黑暗笼罩着,远处的山黝黑起伏,不时的传来奇怪而慎人的鸟鸣,月亮上来了,水面上顿时波光粼粼,一道银光伴着水波飒飒地向黑夜的远山荡去,水库四周偶尔传来夜钓人的说话声,他们扬起鱼竿时,夜明票在空中划起一道迷人的飞舞的弧线,如同寅火虫一般,在这寂静的夜晚,万般寂静聊赖,置身其中,心醉着……
天明的时候,那个老头从山上下来了,从县城骑到水库,至少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依然骑着那辆老旧的永久牌自行车。闲谈中才知道,他在民委退休,姓金,大家都叫他老金头,在碱水用年票常年钓鱼,是铁杆的老钓手,他的渔具并不好,甚至可以说简陋,用竹竿做的,唯一新式的武器就是两把海竿,钓海竿的时候,他竟然不用铃铛,看到竿头一弯就拽,听说他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别人钓不到的时候,他能钓到,别人钓到了,他能钓大的。果然这个上午,闷闷的没有声响,大家都困乏的时候,一条船经过,他猛地拽起鱼竿,只3分钟的功夫,一条3斤多沉的金黄胖鲤鱼被他拎上岸来,整整一上午,满水库就他钓到了这条鱼,快近中午的时候,他收杆说道:回家喽!给老伴儿炖鱼喽!然后骑着老旧的自行车,向山顶走去……我奇怪的问边上的人,他怎么这么快就回家?不是钓到鱼了么?你不知道啊,这老头,就钓一上午啊,钓着了就走,从不贪多,来回就骑个自行车,真不容易啊……
     “莫道夕阳晚,收竿早归家”,人世间弥足珍贵的就是“携子之手,与之偕老”吧?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导航|爱黑胶论坛 ( 浙ICP备12031905号-5

GMT+8, 2016-12-4 11:56 , Processed in 0.12045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杭州聆翔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