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黑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清洗 保养 入门
查看: 830|回复: 0

黑胶唱盘,任旋律流韵悠长

[复制链接]
爱黑胶 发表于 2013-2-26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下午并不安静,周围的键盘“噼噼啪啪”地响着,传入耳中的还有一首略显嘈杂的周杰伦的《夜曲》:“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逝去的爱情……”

突然一阵烦躁,不知为何。想起了许久没有听过的音乐,《月光奏鸣曲》,肖邦,还有邓丽君的声音,小虎队的青春,张国荣的深情与美丽……还有那个,值得品位的年代。

很多时候我都庆幸,造物主让我出生在那个时代,让我亲自体会了那些白衣飘飘的美好。
U5481P308DT20110212191807.jpg

潮,从海的那边来

1979年,当一位伟人在中国的最南边划下那一道圈后,懵懂无知的我和欣喜而紧张的父辈们一道赶上了一个全新而生气勃勃的世界。1980年,沿海开放了,港台的流行之风伴着海洋的味道,如潮水一般涌进了当时仍以蓝、黑、灰为主色调的周遭,我们这些灰头土脸的“蚂蚁”们在目瞪口呆中遭遇了一次彻底而剧烈的冲击。

呼吸着海外狂潮带来的气息,心中暗暗期待着那些新鲜而又奇特的事物。电视机有了,卡带式录音机来了,录音带也随之出现了,我们被邓丽君甜美的笑容迷得如痴如醉,罗大佑的《童年》让中国所有的孩子都知道了诸葛四郎,刘文正则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低吟浅唱……

西洋的古典音乐风潮也开始复辟了。贝多芬的《欢乐颂》是从广播中传来的,那奇妙的管弦乐教人着迷。抓住七十年代的尾巴降落人间的我,周遭是浩劫过后的文化荒野,你可以想像那些美丽的音符之于我们,就如一个新生婴儿第一次看到崭新的世界一样,好奇新鲜,茫然却迷恋。

而对父辈们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许久前,管弦乐就在这片大地洒下了西洋诸乐圣的乐符。受过高雅的洗礼,经历过心灵的撼动的他们,原本愉悦跳动,只是在那个非常的时期,快乐感丢失了。虽然仍有执着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偷偷地收藏着唱片。八十年代,让他们感激涕零。


如果真的有月光宝盒,那请带给我力量,我真的希望,可以回到20年前。

浪,在心里澎湃

在那时,经常可见的是一大家人,有时是几家人、一个院子的人聚在一起听一个时段的音乐节目。更准确地说,全国的大部分人都在同一个时段,一起感受音符的魅力。

那种到哪里都可以引起共鸣的感觉美好得无与伦比。所有人都知道贝多芬的《命运》、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舒伯特的《鳟鱼》;所有人都会唱《血染的风采》《三月里的小雨》《熊猫咪咪》;所有人都乐意听《万里长城永不倒》《水中花》《一生何求》……

张行的一首《迟到》,其家喻户晓的程度可用“恐怖”形容,满大街都能看到所谓的“痞子青年”抱着吉他哼“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一边唱还一边无所顾忌地盯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美丽姑娘;

《兰花草》随着刘文正来到大陆,早恋的男生几乎都会唱“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而在一旁悄悄倾听的女生则羞涩地低头一笑;

朱晓琳《妈妈的吻》甜遍了所有母亲的心,她坐在草地上妩媚地顾盼生情,班里男生顿时软倒一片,绝对堪称中国最早的“少男杀手”;

程琳的《熊猫咪咪》让竹子的花开到每个孩子幼小的心灵,《小螺号》清甜的嗓音则唤回了在外奔波的父亲;

当崔健穿着破旧的黄色军装、挽着裤腿跳到舞台上,用沙哑的嗓子吼出“为何你总是笑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几乎是瞬间,我们就不假思索地爱上了他。男孩们在学校里抱着吉他狂吼《花房姑娘》,唱完就喝酒,然后一水儿流着眼泪醉倒在草地上;

齐秦的悲怆的声音从北方而来,他的长长的头发是《狼》的特立独行,随即全国人民都孤独而受伤起来;

王杰几乎是哭喊着唱完《安妮》,于是我们在悲伤的他的身上,找到了爱情需要的勇气;

小虎队也来了,他们凭借青春的笑容、动感的舞姿、英俊的模样和学生味的唱腔迅速红火。八十年代的年轻人,不会唱《青苹果乐园》《逍遥游》的绝对是不正常的“异类”。

……

回过头来看,每一个从当时走过来的人,听的歌唱的曲,几乎一模一样,这不能不说是某种“刻意”的巧合。我们的黄色军用书包里,总是装有邓丽君的磁带,“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然后互相传阅着彼此小本子上记满的密密麻麻的歌词,相约在某一个同学的家里听碟片,为流行音乐和古典音乐谁更好听争论不休……


我想回到那逝去的岁月,找到我的心灯,让心灵在那一片纯真中得到净化。

波,脑海中不停颤动

其实并没有真正明白什么是好音乐,但是那种所有人都沉浸在音乐中,一起高兴一起忧的日子着实让人无比怀念。那种单纯的爱和喜欢,现在再没有。

体型硕大的录音机早已被小巧时尚的DVD取代,市场上难觅踪影;十块钱一盘的磁带成了稀缺货;偶尔见到的黑色胶片,顶多是墙上或架上的装饰品……幸好,洗涤灵魂的音乐还在,而且愈加繁荣。以前不知道的各式乐种层出不穷,蓝调、爵士、R&B……不胜枚举。

只是,我们心里为什么再没有了以前的宁静和单纯,在音乐面前无从选择,或者说没有勇气尝试?说唱的艺术,这辈子无法领会;蓝调的优雅,听多了也腻;爵士的调调,敲打的不是心而是脑袋;重金属的摇滚、迷幻、另类、地下,碰都不敢碰……

我并不能准确地解释这种现象,八十年代的音乐教人趋之若鹜,我不认为这是音乐本身作祟。只是现在听音乐的人渐渐有了自己的圈子和喜恶,走不出去也不愿意走出去,还时刻警惕地盯着外人,似乎独享亦成时尚。

哥哥一纵而下,只留下凄美的字迹“我没有伤害过别人”;霑叔绝笔而去,空凭“浪奔浪流”;王杰在一大群“新人王”边淡然若笑;学友的最后一场音乐剧在哽咽中落幕……我必须承认,那个时代已经在弹指间悄然结束。

但是我们会记住这永远的黑胶唱盘,任旋律流韵悠长。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导航|爱黑胶论坛 ( 浙ICP备12031905号-5

GMT+8, 2016-12-6 02:36 , Processed in 0.11957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杭州聆翔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