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黑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清洗 保养 入门
查看: 673|回复: 0

迟开的杜鹃花

[复制链接]
爱黑胶 发表于 2013-4-2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609835984078068521.jpg

主持人

    1971年5月的北京,正值春夏之交,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城南虎坊公寓,也就是北京京剧团宿舍楼,住进了一个面目清秀的陌生女人。对这个突然到来的漂亮姑娘,京剧团的人们禁不住议论纷纷,她是谁?她来干什么?

    在最初到来的几天里,这个陌生的女人很少出门,偶尔与邻居碰面打个招呼,口音里流露出一丝吴侬软语的温柔,更让人们好奇的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到底在为什么事情发愁呢?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我觉得怎么把我调过来,我也觉得是个谜,为什么把我调来了,没有预兆,一点预兆也没有就来了。

    京剧院是个不大的圈子,几天以后,人们得知,这个女人叫杨春霞,她即将成为京剧《杜鹃山》的女主角。

    3年以后,随着电影《杜鹃山》的公映和不断地访问演出,杨春霞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样板戏明星。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那时我的海报,每个城市、街口都能看到,很大的一个。按现在来讲广告牌,那时就是很大的一张人物,到处都是。挂历家家都有,有的人现在见到我还说,年历到现在还藏着,很好玩。

    主持人

    出演杜鹃山后,铺天盖地的褒扬和赞美落到杨春霞身上,随之而来的,却是不知从何而起,又四处飞扬的流言和蜚语。她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柯湘为什么找她来演,成千上万被她的美貌和风采所倾倒的人,津津乐道于有关她的种种话题。事实上,时至今日,许多人心中都还存有这样的疑问:《杜鹃山》的女主角为什么偏偏是杨春霞,因为她得天独厚的美妙嗓音?因为她年轻亮丽的出众容貌?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呢?

    时光要倒流回1964年。那一年的夏天,北京像是在迎接盛大的节日。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热热闹闹的办了将近两个月,北京京剧团也献出了一出名角荟萃的新戏。剧中的一号人物乌豆由裘盛戎扮演。二号人物贺湘由赵燕侠扮演,连时任北京京剧团团长的马连良也出演了一个配角郑老万,这出演员阵容强大的现代京剧,就是《杜鹃山》。

    马连良之孙  马龙为了响应当时政府的号召,整个事又是彭真市长主抓的,马连良就自己觉得应该积极参与这个戏。

    京剧女演员  赵燕侠马连良先生演郑老万也没有老戏那么潇洒,那么帅了,很难化妆他这光化妆师换了有五六十,怎么也画不好他的脸形。

    演了几十年传统戏的名角们,在现代戏的试验田里努力适应着新的角色。时任北京市市长的彭真对这部戏也非常重视。然而,排演却从一开始就在磕磕绊绊中进行着。

    马连良之孙  马龙

    江青有时候回到北京来,对北京京剧团排演现代戏的这些剧目发表她的意见,指手画脚。弄得当时演员有点无所适从,到底听谁的,彭真市长对这个事呢也很有意见。

    到了后来,北京京剧团的排练厅里不见了头牌大腕们的身影,他们全都去了几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剧场。

    马连良之孙  马龙

    当时北京京剧院排戏,主要是北京文化局系统的一个是前门的广合剧场,一个是虎坊桥的北京工人俱乐部。有一次据说彭真市长到广合门口一看江青的汽车在那停着呢,掉头就走了,不愿意跟她打照面。后来为了躲开江青对杜鹃山的瞎指挥,彭真把整个杜鹃山剧组调到中央广播电台的广播剧场去排戏。

    《杜鹃山》在1964年会演上的亮相,并没有因为演员们的光环而变得耀眼。现在我们听到的就是当时北京京剧团演出《杜鹃山》的实况录音。

    京剧女演员  赵燕侠后来他这个戏,没抓住观众,那当然是以乌豆为主,乌豆是一号人物,大概没摆脱好,没摆脱老戏。

    令赵燕侠颇感意外的是,就在这次现代戏会演上,她见到了一个名叫李丽芳的演员,她所在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代表团,带来参演的也是《杜鹃山》这出戏。李丽芳也就是后来样板戏电影《海港》中方海珍的扮演者。周恩来总理看过她塑造的贺湘后,曾夸奖她是真的下了功夫。原本毫不起眼的宁夏京剧团凭借《杜鹃山》一炮打响,赢得的掌声似乎比北京京剧团还热烈。原本默默无闻的李丽芳由此脱颖而出。

    主持人

    1964年,两出《杜鹃山》在京剧现代戏会演上撞车的时候,杨春霞正在千里之外的意大利,出演京剧《拾玉镯》里的天真少女。第一次到欧洲访问演出,对当时的上海青年京剧团演员杨春霞来说,非常难得。这一年,杨春霞和《杜鹃山》的故事还没有拉开序幕,她也想不到,命运会将把她后来的人生和《杜鹃山》安排在一起。

    时间到了1965年的3月,北京京剧团已经很少排演《杜鹃山》了,赵燕侠加入了《江姐》剧组,到重庆去体验生活,短短半个月,成了赵燕侠一生中痛苦体验的开端。

    京剧女演员  赵燕侠

    我呢,不是演江姐吗,这手铐脚镣都戴着,给我一个人搁在牢房,有的两个人三个人,就我一个人,有一次好多人都去看去了,这些犯罪的人,后来群众说这个女的一定厉害,一定很严重这个罪过,说我,我心里话我怎么了,当时呢,我就有点不太高兴,不谁又反映到江青那儿去了,说我态度不好,表现不好。

    从此,赵燕侠远离了《杜鹃山》,等待她的是她无休止的批斗和下放劳动。

    同一年的秋天,随宁夏京剧团来到北京的李丽芳,正准备参加电影《杜鹃山》的拍摄,却在一个夜晚,突然接到被调去上海的通知。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李丽芳演得很火的,宁夏团就凭这个戏打响的。后来都要拍电影了,突然把她调去演海港,主角没了,当然这个戏就解散了。

    《杜鹃山》的音符自此戛然而止,其中的真正原因却是李丽芳和赵燕侠他们当时无法猜透的。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这个戏的基础不错,江青那个时候还是比较认可它的,但是后来因为她的精力放在其它上面,顾不上这个。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所长 《风风雨雨样板戏》作者  戴嘉枋

    1966年11月份,当时正式宣布江青所指导的几个戏是八个样板戏,除了八个样板戏之外别的戏都是不好的,文艺黑线。再加上京剧杜鹃山是彭真自己抓的,当时打倒彭陆罗杨,他一被打倒那当然所有跟他有关的,尤其是他支持的戏那当然马上就停演。

    此后两年多的时间,《杜鹃山》在全国的舞台上销声匿迹了。而《红灯记》《沙家浜》等被确定为样板戏的现代京剧,如火如荼的排练,演出,红遍全国。在此期间,远在上海的杨春霞也在接受着现代戏的洗礼。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后来大家都学第一批的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我还演过《红灯记》,演李铁梅,后来我又演了一个《沙家浜》,就是我来阿庆嫂。没有演《杜鹃山》之前,我倒是什么都来,跟外地剧团一样的,什么都演,有什么戏演什么戏,演《沙家浜》那个,阿庆嫂也演,然后又演《海港》,演的方海珍。

    当时在《海港》剧组担任方海珍第三备选演员的杨春霞,丝毫没有注意到,编导组里,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悄悄的观察她。参演《海港》这出戏,为杨春霞走上杜鹃山埋下了伏笔。

    主持人

    1971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上海闸北区的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杨春霞一家三口刚刚吃过饭,正准备睡个午觉。突然间,楼下有人喊她的名字,让她去接电话,那时,全楼几十户人家共用一部传呼电话,如果没有急事,通常是不会有人打过来的。容不得多想,杨春霞赶快跑出家门。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接到个电话,团里来的,让我马上去团里,有事。星期六给我打的电话,星期一他说,去北京。我说干嘛?我们也不知道,领导也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我说去了就知道了。

    在北京等待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杨春霞一路上都悬着一颗心。

    [杨春霞]  下飞机以后是北京京剧院的军代表接的我,坐飞机也不知道。

    [记者]  一个人坐飞机吗?

    [杨春霞]  是的。

    到了北京京剧团,来接她的军代表正式宣布,上级领导决定让她出演《杜鹃山》的女主角。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这个时候我心想,我来当这个党代表啊?我好像觉得我不像,党代表的人物到底是个什么样,心里没有底。总觉得我怎么会来党代表呢,我来一个哪怕吴琼花还比较像一点,接近一点,实际上就觉得跟自己接近一点,柯湘这个让人物我觉得太遥远,不知道是什么样。

    这时候距离《杜鹃山》在京剧现代戏汇演上的初次亮相,已经相隔了整整7年。《红灯记》等几部样板戏,已经陆续拍成了电影,自称文化革命旗手的江青,将改造《杜鹃山》排到了她的日程表上。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

    等她几个样板戏都弄好,回过头再弄杜鹃山的时候,你想通过江青的手她不可能把别人的原汁原味拿来,那就不是她江青的了,经过她的手她就要改头换面。

    一番刀砍斧凿后,《杜鹃山》的主角——队长乌豆改名为雷刚,成为二号人物,由马永安扮演,马连良曾饰演过的配角郑老万的扮演者换成了张君秋的二儿子张学海,杨春霞所饰演的角色,不仅一跃成为剧中的一号人物,连名字也由贺湘改成了柯湘。而这一字之差的改变,至今还流传着不同的说法。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所长 《风风雨雨样板戏》作者  戴嘉枋

    当时打倒贺龙,贺龙元帅的妹妹也是当年曾经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能双手打枪,江青就觉得里面讲的贺湘好像有点给她树碑立传,实际上就是给贺龙立传的嫌疑,所以就把名字改成现在的柯湘。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

    “贺”对江青来说,是比较忌讳的一个字。贺子珍是毛泽东的前妻,前头的一个夫人这大家都知道,还有一个贺子珍有一个妹妹叫贺仪,敢于和江青面对面作斗争的,敢于为贺子珍在毛泽东面前争地位的,所以这个贺字江青她是不喜欢的,所以她要改。

    主持人

    《杜鹃山》女主角换了名字,她的党代表身份并没有改变。柯湘是穷苦出身,风里来,雨里走,“终年劳累何所有,只剩得,铁打的肩膀粗壮的手”,可是当时,27岁的杨春霞清秀瘦弱,肩膀不像铁打的,手臂更不谈不上粗壮,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杨春霞能塑造好柯湘的形象吗?

    在这部由梅兰芳先生主演的影片《游园惊梦》中,梅派青衣出身的杨春霞扮演了一个小角色,就是这个花仙。那一年她16岁,已经学了四年多的昆曲,刚刚转到京剧班不久。11年后,这个当年跑龙套的小姑娘,突然被指定为《杜鹃山》的女一号柯湘,剧组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打着一个问号。

    田大江的扮演者 主创人员之一  高牧坤

    我们京剧院当时有很多名演员,甚至当时一个著名的歌唱家叫张映哲,包括杜近芳、赵燕侠这么多人。这个时候选择一个杨春霞,当时没有什么大名气的一个演员,那时唱昆曲的在那种情况下,把她选来,从上海给她调来,当然她会遇到很多阻力,舆论的压力大。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当时我觉得挺害怕的,不知道排得好排不好,排不好又回上海了这多丢脸那。既然来了硬着头皮得来。不能我不合适我不干,以前没有这一说,以前你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不干弄不好就是反对什么了,肯定不敢。

    紧锣密鼓中,《杜鹃山》彻底完成了传统韵味向现代京剧的蜕变,一手打造它的导演就是那个曾在海港剧组中发现了杨春霞的人。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所长 《风风雨雨样板戏》作者  戴嘉枋于会泳一开始来抓这几个戏的气势,就很不一般。首先他是当时的国务院文化组副组长组长是吴德,亲自陪同上任。宣布以后这个戏就由他负责了,第二就是当时还派了军宣队,进驻北京京剧二团,实际上某程度还是起到了威慑的作用。他是为了他把原来的剧本推倒重来,创造一个声势上的条件。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排练过程中也是曲曲折折的,确实离这个人物太远,要改造自己的地方很多。

    时隔三十多年,《杜鹃山》剧组的成员之一,饰演田大江的演员高牧坤,也清楚地记得当年发生在这部戏上的一切。

    田大江的扮演者 主创人员之一  高牧坤我一直保存,已经将近37年的记录。这个笔记我现在拿给你看一看,这些都是当时做的笔记、剧本的简介、表演的提纲。

    1973年五一劳动节这天,北京工人俱乐部舞台上,修改后的《杜鹃山》首次公演,杨春霞塑造的柯湘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主持人《杜鹃山》排练了一年零九个月,身高1。68米的杨春霞累得体重下降到了90斤。《杜鹃山》正式公演的时候,每当她唱到“终年劳累何所有,只剩得,铁打的肩膀粗壮的手”这句时,纤细的臂膀和唱出的戏词形成鲜明的反差,台下的群众就会忍不住哄笑。

    田大江的扮演者 主创人员之一  高牧坤柯湘就说铁打的肩膀粗壮的手,其中有一个动作,粗壮的手,这个时候,不止观众笑了演员也笑了,为什么笑,她那么瘦,她这个胳膊特别细,笑她就不是粗壮的手。

    电影《杜鹃山》导演  谢铁骊按导演惯例,应该拍特写,表现手的坚强,一看她伸出手,不能拍特写。

    我们现在看到的电影中,这一段出现的果然是中近景画面。形象上的反差并没有妨碍观众对于柯湘和杨春霞的追捧。在那个单调的年代,柯湘的发型也成了女青年争相效仿的时尚。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

    其实发型很普通,搁现在啥也不是。那时没有发型,要不就梳小辫,烫头也不许,理发店没有烫头的机器。破四旧都破掉了,出乎意料所以我也没想到怎么还有个柯湘头,其实太普遍了,到理发店剪一个,流行了一时。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

    一看那个发型眼前一亮,因为他是样板戏,大家谁剪那个头,那个发型都不会打成资产阶级。她那个头既漂亮又大方,还不会带来任何的麻烦,人人都剪。满大街都是那个头,我也剪了那个头。

    《杜鹃山》的成功把这个美丽的女演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各种传闻和流言接踵而至,杨春霞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当时周恩来总理也说,江青也说,杨春霞比较瘦要多吃些东西,传下来就是我每天一只鸡。实际上那有啊,哪吃得了一天一只,有炒鸡丁炒鸡块,也不是为我做的,大家做大家吃。这我也听说,我要是有这个胃口现在也不会这样。

    主持人杜鹃山大红大紫了几年,杨春霞也度过了一段沸沸扬扬的日子。直到1976年10月的一天,北京京剧团突然接到了上级领导指示,《杜鹃山》的排练和演出全部停止,杨春霞和一些演员也被通知进入了学习班。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8个样板戏的演员都面临这个问题,由大红大紫一下子无人问津,提到他们都避让,都怕。好像是跟这些演员有关系,你就沾上一些不好的。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我跟四人帮是没有关系,政治上没有关系,人家跟你一样以为我跟四人帮很接近。

    《实话实说红舞台》作者  顾保孜批判《杜鹃山》当时的时候八个样板戏,都要被批判。批判样板戏肯定要连带人,所以说杨春霞肯定是在所难免,这一关她肯定是要过的。

    那段远离舞台的日子渐行渐远,已经淡化在杨春霞的记忆里。而1974年国庆时与周总理的一次会面,却成为她心底里最难忘的一段经历。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周恩来总理很长时间不出来,因为他身体不好。好像是最后一次参加国庆国宴,周恩来总理很瘦,那会就很瘦了。讲完话掌声也是经久不息,那个时候红线女就过来,她说:“春霞,我们一起去敬周恩来总理一杯酒。”我说好啊,谁不想去,都想去,就是敢不敢的问题。还得要快,去给周恩来总理敬酒。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四人帮粉碎后说我是四人帮的亲信,实际上我不可能是。我就拿这种事情来表白自己,我要是四人帮的亲信,我就不会干这种事。

    如今,杨春霞家中出入最多的客人,是一个又一个短发的姑娘,这些新一代的柯湘扮演者,都想得到杨春霞的口传身授。京剧大师张君秋的外孙女王润菁也是其中之一。当年在《杜鹃山》里扮演郑老万的张学海,是她的舅舅。《杜鹃山》剧组排练的时候,王润菁还是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常常从排练厅门外向里张望。

    中国京剧院复排《杜鹃山》柯湘扮演者  王润菁

    当时我就觉得扮演柯湘的这个老师真漂亮,杨春霞非常漂亮。我也非常喜欢这个戏,对这个戏情有独钟。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曾经拿跳绳把自己的两个手绑起来,因为杜鹃山头一场柯湘出场有一个被捕,有一个铁链子拴着她,有那么一场戏。我看了以后自己拿跳绳练着玩,我从那个时候就埋下了这个种子,而且那个时候剪柯湘头很时髦的,我那个时候也剪那么个发型。

    2005年,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五月,王润菁梳着和30年前杨春霞一样的发型,登上了《杜鹃山》复排演出的舞台。

    时隔三十多年,当杨春霞看到王润菁打扮成自己当年的模样,唱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唱段时, 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柯湘的扮演者  杨春霞

    应该说如果说我不是改京剧的话,以后杜鹃山也不会找我演,这个是一个相互连带的关系,没有杜鹃山这个戏,我杨春霞的知名度就不会这么大,也许是上天安排好的,命运的它注定就这样。

    主持人

    从1964年首次公演,到1974年拍成电影,京剧《杜鹃山》在历经10年的曲折后变脸复出,杨春霞因此与柯湘不期而遇。杨春霞说,《杜鹃山》把我从人间抬到了天堂,也把我从天上拉回到人间;《杜鹃山》让我尝遍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也让我没有虚度此生。感谢收看今天的《重访》,再见。



该贴已经同步到 黑胶唱片的微博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导航|爱黑胶论坛 ( 浙ICP备12031905号-5

GMT+8, 2016-12-5 18:31 , Processed in 0.16162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杭州聆翔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