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黑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清洗 保养 入门
查看: 1297|回复: 1

二十世纪十大爵士女伶

[复制链接]
爱黑胶 发表于 2013-6-2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世纪十大爵士女伶

  当1917年2月2日,Jazz这个词首次出现在《纽约时报》上时,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一种音乐终于出现了。在这几十年的爵士时光里,出现了许多著名的乐手。近来,美国最权威的爵士杂志《Down Beat》评出了二十世纪最优秀的十位爵士女歌手,其中有七位是黑人,不禁让人发现,黑人拥有的不只是力量、速度和耐性,他们同样拥有思考、选择与智慧的权利。

Billie Holiday

Billie Holiday


  Billie Holiday(1915―1959)

  代表作:《神奇的果实》、《上帝保佑孩子》、《巴黎的四月》

  比莉-赫莉黛也许是整个二十世纪里最完整、纯粹的爵士歌手。比莉的一生也正是爵士乐在20世纪里最幽暗、冷漠、邪恶阶段的见证,如果没有了比莉这样的目击者,爵士乐二十世纪下半生所有的艺人甚至在录音室里都找不到发声的灵感。

  让我们看一看那个时代在比莉身上曾做了一个什么项目的实验:童年时父母离异;10岁被继父强奸;十几岁尝试吸毒;18岁进入爵士界;因吸毒在监狱里度过了32岁生日;艺术生涯的最后八年是一段无人喝采的下坡路;因藏毒再次入狱,并死于狱中。

  1939年录制的《神奇的果实》是比莉一生的最高点。这首歌取材自18世纪中期的美国历史。那时各个州的庄园主依然有权任意处置黑奴,他们把黑奴吊在一棵老橡树上随意鞭打,当风吹过时,从远处看被鞭打者的造型就像风中一颗颗神奇的果实。这首作品被评为20世纪改变世界的10首歌之一,而比莉又何尝不是20世纪音乐田野里一颗神奇的果实呢?

Joni Mitchell

Joni Mitchell


  Joni Mitchell

  代表作:《天空中的一只椅子》、《生活在林德赛的狼》、《口袋里的硬币》

  尽管所有人都不认为乔尼是爵士乐出身,但他只要听过琼尼1979年的《明戈斯》或2000年的《目前的两面性》,他就会知道世界上有些人不是用嘴去唱爵士乐,而是用血液去溶化爵士乐。

  当55岁的黑人贝司演奏家查理斯-明戈斯坐在轮椅上指挥着乐队与琼尼合作后,琼尼这才发现爵士乐不只是凄苦和绝望。1979年1月明戈斯在墨西哥科纳瓦卡的家乡病逝,琼尼决定用歌声去浇铸她心中的这位伟人,《明戈斯》不只是琼尼40年艺术生涯的骄傲,也是20世纪爵士乐与流行乐的骄傲――――尽管这张唱片让琼尼获得了某种程度的惩罚:美国各电台整整十年禁播她所有的专辑,原因是一个白人竟然没有尊严的去向一个黑人致敬。二十年后的《目前的两面性》是琼尼对历史的纪念。

Jeanne Lee

Jeanne Lee


  Jeanne Lee

  代表作:《火烈鸟飞起的地方》、《有时我感觉像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忧郁的蒙克》

  当一张名为《最新声音环绕》的唱片重见天日时,人们才发现在爵士乐浩瀚的历史里竟然有那么多流星几乎是一闪即逝了,珍妮-李和兰-布莱克在39年前搅动的一场寂静风暴,至今还残留着一些莫名的东西碰撞着我们的现代品味。

  那是一个鼓乐飞扬的时代,人们喜爱热烈欢快的艺术情绪,因为大家需要用饱满的颗粒去填充内心萧条的沟壑。而歌手珍妮和钢琴手布莱克的选择是什么呢?这张唱片当年的评论是这样的:一张祭礼的唱片。人声稀薄,钢琴无形,音乐在空间里悬而不决。一次向寂静和灵敏的致敬。自由的真正意义。珍妮的声音就像一副超薄形的测听器,测量并报告出我们生命里真正恐惧的是寂静的极限。

Cassandra Wilson

Cassandra Wilson


  Cassandra Wilson

  代表作:《所罗门的歌唱》、《一次小而温暖的死亡》、《当太阳坠落》

  “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每一个第一次听卡森德拉唱歌的人都会这么问,那么这名年轻少女的嗓音到底浑厚到什么程度呢?有一个比喻也许是非常准确的:就像一只老牛把蹄子从泥地里拔出来发出的声音。

  卡森德拉有幸让我们也感到了与一位天才生在一个时代的自豪。五年中发表了三张专辑,卡森德拉以她魔鬼的嗓子和音乐天生的超级驾驶力把90年代的爵士乐从苍白呆板的摩天楼群拉回到带着炊烟的林中小屋。

  她第一首引起世界关注的就是翻唱比莉-赫莉戴的名曲《神奇的果实》。卡森德拉让人吃惊的是她不但坚持自己创作,还坚持每次录制新专辑都更新一批乐手,这样做的目的是对音乐的气质作不同的抽测。她这种一直前进的姿态让人们再也没有理由去怀疑她作为一名最优秀的爵士艺术家的资本。

Ella Fitzgerald

Ella Fitzgerald


  Ella Fitzgerald(1918―1996)

  代表作:《进入每个生命都会下雨》、《两个人的茶》、《在街道向阳的一西》

  人们总是习惯于拿比莉与埃拉相比,不但是因为她们相同的地位及身世,更因为她们几乎来自同一个时代。埃拉比比莉多唱了两个时代,或者说埃拉幸福地唱到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大好年代,并以“爵士乐第一妇人”的身份光荣引退的。人们还发现比莉与埃拉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的表现手法是写实,而后者运用的则是反衬,比莉倾其一生地歌颂着痛苦,而埃拉却不厌其烦地用欢乐覆盖着悲伤。

  当埃拉在台上摇晃着宽厚的身体走进爵士乐欢乐的田园时,人们吃惊的是她那巨大的铁肺中怎么会发出如此轻盈奔放的声音。

Abbey Lincoln

Abbey Lincoln


  Abbey Lincoln

  代表作:《孤独的鸟》、《兄弟,你能节省一毛钱吗》、《你让我变得不严肃》

  法籍女歌手阿尔比把当代爵士乐的重心向法国拉去。

  评论家是这样描述他们耳中的这位老到的新秀的:当她充满个性而热烈地演唱时,你屏住了呼吸,仿佛在看一位痛苦而幸福的妇人在分娩。这是一出真正的戏剧。在她脆弱卷缩的短句里填满了意义,她声音的弹性则预示着情感里掩盖的一道道鞭痕。

  歌中的阿尔比就是生活中的阿尔比。她不唱她不知道的和没有体验过的东西。把她的音乐和她的生命连起来就是她冷嘲的感觉,这感觉来自对生命又爱又恨、又宽又深的矛盾心理。更重要的是,阿尔比也是一位更愿意唱自己作品的艺人,在这方面,她及时地启发了卡森德拉。

Dee Dee Bridewater

Dee Dee Bridewater


  Dee Dee Bridewater

  代表作:《我喜欢把你带上一艘开往中国的慢船》、《一片小月亮可以做到的》、《美洲白尾棕兔》

  爵士界是按埃拉接班人的路线来培养迪迪的,但在1998年4月23日到25日美国奥克兰市的三场音乐会上,迪迪却尝试着推倒爵士乐的围墙,去设计另一种形式的音乐建筑。她开朗的声音似乎在邀请着钢琴上的每个琴键、鼓上的每圈皱纹、贝司上的每根弦一起加入到和她的谈话。迪迪总是喜欢把她乐观的精神溶入到每一首歌中,于是观众经常看到迪迪在台上动作夸张地配合着她富有张力的演唱,观众们被逗得大笑不止,而这更刺激了迪迪超水平的发挥。在《尤西斯的现场》这台音乐会上,迪迪把一首长达14分钟的《诗售的爱情》变成了一次人类语言艺术与超现实想象力的综合实验,人们充分体验到与一位爵士乐即兴喊叫派的伟大艺术家一起走入一个无意义但绝对有意外的世界的神奇。

Flora Purim

Flora Purim


  Flora Purim

  代表作:《蝴蝶梦》、《爱情重生》、《羽毛般的灯光》

  弗洛拉是爵士女歌手中真正的非主流,因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位能够或愿意继承她革命性的演唱事业。

  1974年“里程碑”厂牌发行的《蝴蝶梦》向死缓的爵士乐坛发动了一场极具冲击力的骚乱,并发现了一位十年来最令人兴奋的女歌手弗洛拉。

  弗洛拉-普雷姆和她的老公,天才敲击乐手艾图-莫雷拉,在加入过前卫派拉丁爵乐钢琴家奇克-考雷拉的“重返永恒”乐队后,他们决定把巴西的爵士乐引流到一条更开阔的河岸中。在这张高能量元素唱片的后面,包容的是庞大的吸引力。弗洛拉在使用她的声音时,仿佛在使用一件精致而具有超强控制力的乐器,它是明亮而灵敏的,它甚至可以自由飞翔在声音的最上空。

Sarah Vaughan

Sarah Vaughan


  Sarah Vaughan(1924―1990)

  代表作:《它像春天一样可家》、《我的男人现在走了》、《那么多星星》

  萨拉善待她的嗓子犹如精心地在照看一件乐器,不可否认,萨拉的演唱曾是爵士乐女歌手争相学习的一个标准;或许更加不可否认的是,萨拉是爵士乐史里最有心计的一个女歌手。她自从刚踏入爵士圈时就没有轻易露出自己所有的资本,她老练的先从女低音唱起,灵活的把复杂的节奏一块块切碎再丢入一条旋律的溪流,仿佛一支午夜单簧管在独奏。她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音阶间找到下一个迈脚的方向,一首歌的气也就随之调整了倾向。萨拉的声音有时男性十足,有时尾音又突然变成了比莉-赫莉戴,甚至会戏剧性过渡为一段歌剧的高潮。萨拉的智慧保护她把自己的嗓子一直用了40年。

  1985年,她以61岁的年纪录制了一张十分青春的专辑《行星始终健在,没错,它还活着!》,而歌词竟改自教皇的诗歌。萨拉的艺术生涯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都是极为自然的。

Astrud Gilberto

Astrud Gilberto


  Astrud Gilberto

  代表作:《薄雾中的玫瑰》、《雨天来了》、《你微笑的影子》

  阿斯特鲁德是爵士史里又一个过早被遗忘的名字,她的声音如此自然、准确和真挚,以至于30多年后,她让一名来自依巴尼玛海滩的年轻女孩的想象力依然保持着夏日早晨雨后的清新和逍遥。她在音乐中描绘的那个清澈晶莹的世界在多年后也依然能令我们神魂颠倒。她是巴西情结独一无二的情人。这位瘦高棕色皮肤的年轻女孩在进入了我们耳朵的记忆后,也进入了我们思考的眼帘。从阿斯特鲁德喉咙穿越的一条隧道是今天我们怎么也抵达不了的另一个世界,她唱歌只是为了回忆并定格她那些看海的日子,她的嗓子就像一只越飞越高的风筝,消失在我们的灵魂深处。
回复

举报

落雪也是春 发表于 2013-9-3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导航|爱黑胶论坛 ( 浙ICP备12031905号-5

GMT+8, 2018-1-18 17:41 , Processed in 0.16512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杭州聆翔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